公告版位

H有!

用詞不對注意。

文筆不好注意。

---這裡是分隔線---

 ※  cp:山崎宗介x松岡凜

※  短篇文

---這裡是分隔線---

 

「回來了?

 

黑髮男子一臉冷靜的說著,臉上的黑眼圈很明顯的變深了,看來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好好的入睡了。

 

「.......啊啊,我自己去旅遊了。」凜抓了抓頭,他知道宗介一定很擔心他一整整個禮拜。

 

「嘖,你真的很不會說謊呢。」宗介繼續冷靜的說著,「真琴都已經告訴我了,你跟遙去了澳大利亞。

 

「......

 

凜選擇了保持沉默來面對宗介,原本他想靠著自己讓遙找尋到自己的路,也為了不讓宗介擔心,所以才選擇一聲不響的離開日本。在離開日本的前一天,把自己要去澳大利亞的事告訴了真琴,卻沒想到真琴會把這事情告訴了宗介。

 

「老實說,我啊,很生氣。」心裡是這麼想著,但他依然保持那冷靜的態度說著,「很生氣你什麼都不說的就離開了日本,而且和你去的人是遙,真不曉得你們晚上有沒有睡同張床,或是做了些什麼事。

 

「...當然沒有...」有點違背自己良心的說著,他突然想起那邊的工作人員不知道把誰的名字當成女生,所以才沒辦法的只好跟他睡同一張床,但是,這點他非常的清楚,絕對沒有做什麼事情!

 

「一臉就是說謊的樣子。」對方走到了玄關,在出去之前補上一句話,「我,也想讓你嘗嘗同樣的滋味。」說完,就關上了門。

 

「慘了!他是真的生氣了。

 

***

這已經是三天前所發生的事,自從宗介說完那句話後,人就如失蹤似的不見了,手機不管怎麼打也只能聽到關機的語音,「可惡,人到底跑哪去了。」激動的將手機摔到了床上,整整三天一點消息也沒有。

 

「怎麼辦......」心情顯的很急躁,但他要保持冷靜。該怎麼辦?要不要去報警?還是去找人幫忙?腦海中出現一堆的疑問,最後他決定要自己出門去找。

 

走到的街上,凜才發覺到自己根本不知道宗介在何處,就這樣隨便的來找,怎麼說都很困難吧。

 

「你到底在哪?」找尋不到熟悉的身影,逼不得已的凜只好走到附近的超商休息。

 

就在此時,誰也沒想到很碰巧的,居然遇到宗介這傢伙在超商結帳買東西,「喂!你這傢伙。」找到了宗介,凜心裡高興又氣的走進了超商裡頭。

 

只見宗介快速的付了錢,拿起自己買的東西,就大力的推開凜,從門口跑走了。

 

「混帳,你不要跑。」凜早已從推開那瞬間知道,宗介這傢伙一定會逃避他,他緊追在後頭,不管怎樣,他一定要抓到對方的手。

 

看到眼前的人突然停下腳步,凜氣喘吁吁的也跟著停下腳步,「...拜託,不要在跑了。」緊抓著對方的衣服,害怕下一秒就會離開似的,原本想要罵起些什麼話,但是眼淚怎麼樣都停不下來。

 

「整整三天,房裡沒有你的氣息,真的很難受。」凜硬咽的說道,手也抓的更緊。

 

「你和遙去澳大利亞的那一個禮拜,沒有我不是也沒關係嗎?」保持沉默很久的人,終於開口說了話,不過這問題卻讓凜難以回答。

 

「...我怕...宗介擔心。」凜繼續說道,「我沒有和遙做什麼,是有睡同張床,不過那也是因為工作人員不小心弄錯的。

 

「是嗎,不過我說你啊,才三天就忍不住開始找我了,我可是等了一個禮拜。 口氣變的溫和多了,宗介能聽到凜說出理由還有擔心自己的話語,覺得很高興。

 

「再多說一點,凜,我想聽你說些關於我的事。」身子更靠近了對方,手扳起了對方的下巴。

 

「笨蛋,你在胡說些什麼啊!」臉開始泛起了紅暈,「要做的話只能跟宗介......」說話的聲音越說越小聲,但關鍵字宗介可是聽的一清二楚。

 

「走吧。」拉著凜的手直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,「等等啊。」一眨眼已經到了自己的家,凜開始有不好的預感。

 

果然那不好的預感成真了 「喂喂,你在做什麼。」褲子已經被宗介給脫了下來,想反抗的他,因為力氣的不足,沒有成功。

 

「我已經一個禮拜多沒有碰你了,你覺得我會忍的住你那煽動我的燃點嗎?」宗介壞壞的笑著,他決定這次做一定要把去澳大利亞那個禮拜沒做的給補回來。

 

「誰煽動你啊......啊!」話才說到一半,凜才意識到自己的褲子已經被對方給褪去,下方的分身開始被對方的舌頭給闖入,技巧熟練的宗介像個拿到獵物似的,開始吸吮挑逗著。

 

這久違般的親密接觸,讓凜很快的產生了快感,下方也漸漸有了感覺 「等...嗯嗯啊....!」已經有一個禮拜多沒有被對方給碰觸,一開口滿滿都是甜膩的呻吟聲。

 

「我已經等了一個禮拜了。」宗介深了一口氣,繼續說道 「已經等不及了。」說完,就馬上探入對方的衣擺裡,開始舔式、啃咬著乳頭。

唔嗯嗯!宗...介...我快要...

 

聽到自家愛人的呻吟聲,宗介覺得他的理智快壓制不住了 「只是乳頭被舔式,就已經要射了?」以玩弄的語氣說著

 

「我可沒有要讓你先射。」山崎宗介拿了自己身上的皮帶,綁在對方的熱上 「等等我們在一起。

 

「嗯...嗯...你...這混帳。」覺得有些不好受的凜開始扭起了腰來,明明認為被綁住很不舒服,但卻成了另一種快感

 

「一個禮拜沒做就變得這麼淫蕩了啊。」

 

「嗯...才..不是...一個禮拜。」凜喘了幾口氣,繼續道 「...是一個禮拜又三天。」覺得害臊的凜拿起一旁的枕頭遮擋著

 

「笨蛋。」拿開了枕頭,宗介俯身下去給了對方激烈的深吻,過了幾分鐘後,才停止

 

「聽到你這麼說,我覺得很高興。」給了對方一抹微笑 「接下來...

 

山崎宗介拿起了放在一旁櫃子上的潤滑劑,他早已預測到,他失蹤之後凜一定會去找他,打開了瓶蓋,倒出一些到自己的手上

 

「....啊!」冰冷的感覺讓凜顫抖了一下 「等...那裡...別...」對方的一根手指一直不停的攻擊著敏感點,像是很熟悉似的

 

「...啊..嗯..」兩根、三根,對方深入第三根時,凜已經忍無可忍了 「宗介....可以....進來了!

 

「我也快忍不住了。」拔出手指後,山崎宗介褪去了自己的衣褲,握住自己的對準 「進去了。

 

「....嗯啊啊!

 

山崎宗介以緩慢的速度開始抽插,為了讓凜覺得舒服點,宗介用自己的熱不停攻擊對方的敏感點

 

嗯...你...這...!」眼睛已經被淚水給沾濕,一波又一波的攻擊著,每次一經過自己的敏感點,凜就會叫出更多的呻吟聲

 

「多叫一點,我想聽。

 

「...嗯嗯啊...混...」過於激烈的攻擊,讓凜只能用呻吟來回應著

 

啪--

 

只是光聽到呻吟聲,理智像是被欲望給吞沒似的,山崎宗介每抽插一次,速度就越來越快「......」他下意識到自己已經失去了理智,卻沒停手

 

 

「啊嗯──......!

 

「....啊...快...解..!

 

發覺到自己也快到了,山崎宗介從容不迫的解開了綁在凜熱上的皮帶,速度依然還是照樣維持剛剛那樣「要去了」說完,兩人一起釋放出了白濁的液體

 

「凜,還好嗎?」釋放出之後,凜像是體力用盡似的「休息一下吧」宗介起身下床,換了乾淨的床單,給松岡凜安穩的休息著

 

 

 

「宗介,我不會離開的

 

宗介仔細一看才發現凜說的是夢話,伸出手輕輕撫摸著對方的臉,並低下頭說道「    

 

 

---「我也不會離開的

 

 

 

END

 

---這裡是分隔線----

 

這篇從劇情出來之後我就拖到現在了....

一直卡HHHHHHH!!!

我得加油我的H文筆了....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冰糖 的頭像
冰糖

~冰世界~

冰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Rain
  • 好看~~
  • 謝謝◝( ゚∀ ゚ )◟
    H部分讓你傷眼了抱歉 我文筆還不夠好
    之後有時間會繼續放上新作的同人٩(๑•̀ω•́๑)۶感謝你來拜訪哦 !!ε٩(๑> ₃ <)۶з

    冰糖 於 2017/12/17 21:28 回覆